2012年12月15日星期六

陈克贵既“认罪”为何不让见 陈光福指必有黑幕


陈克贵既“认罪”为何不让见 陈光福指必有黑幕

陈克贵(资料照)
字体大小 

2012年12月12日星期三


陈光诚侄子陈克贵案可能错过上诉期限

2012-12-12
目前在美国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十一月三十号在山东沂南县法院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刑三年零三个月。陈克贵的北京律师丁锡奎星期三表示,陈克贵很可能错过规定的上诉期限, 因为山东沂南看守所拒绝律师会见陈克贵。
陈克贵家人为其聘请的北京律师丁锡奎星期三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沂南看守拒绝他会见当事人陈克贵是违法行为:

“因为根据法律规定, 被告人的亲属, 比如陈克贵的父亲有独立的上诉权。然而, 上诉的行使需要有一个条件,即要征求陈克贵本人的意见, 陈克贵本人也同意上诉。 现在看守所不让我们会见陈克贵,我们无法征求陈克贵意见。”

此前海外有报道说,陈克贵对11月30号的法庭宣判表示不上诉。然而,陈光诚的哥哥, 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对外国媒体表示,陈克贵可能受到压力后才那么说的, 不是陈克贵的真实意思,家人一定为其上诉。丁律师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在沂南看守所多次拒绝他与被关押的陈克贵会面的情况下,他转而将有关材料寄到法院以使陈克贵可以在规定的期限内上诉, 迄今还没有结果:

“我们现在把上诉材料给法院, 让法院征求陈克贵的意见。法院不接材料, 我们又邮寄给法院。法院和看守所在陈克贵上诉问题上都是违法的, 因为他们剥夺了陈克贵亲属的上诉权。至于下一步如何走,我们先等到星期四。如果法院也不作为, 我们将继续找有关部门。至于继续找有关部门反映是否有助上诉案情,我们现在不好说,这还得一步步走。”

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星期三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儿子陈克贵的上诉才俩今天又通过特快专递寄到沂南人民法院,估计明天法院就能收到。至于法院是否依法将上诉材料转给陈克贵,让陈克贵本人决定最终究竟是上诉还是不上诉,他自己现在也无法知道。陈光福说,不论最终结果如何,他们作为陈克贵的家人,将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力,将官司一直打到底。

当被问到当地百姓如何看待陈克贵被判刑一事这个问题时, 陈光福这样回答 :

“天地之间有杆秤, 那秤砣是那老百姓。老白姓对陈克贵一案最有发言权, 所以我建议当权者调查一下老百姓怎么说。 尽管老百姓懂得的法律不多, 但普通的道理还是明白的:有人深更半夜翻墙破门闯入你的家打、砸、抢,你还不能反抗吗?你反抗就说你故意杀人, 故意伤害,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这个普通百姓都明白的道理, 我相信当权者不会不知道。当权者关押陈克贵, 不让陈克贵上诉就是对陈光诚出走的报复和株连。”

陈克贵的叔叔--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今年四月下旬从被长期软禁的沂南双堠镇东师古村的家中出逃。当地沂南县双堠镇党委副书记张健带着一帮人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以翻墙和踹开门的粗暴方式强行进入陈光诚的大哥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家寻找陈光诚。他们手执镐把子,肆意打烂陈家的物品,殴打陈克贵和他的家人, 陈克贵被迫自卫, 用菜刀砍伤破门闯入的几个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2012年12月9日星期日

陈光诚家乡支持者人权日进京问责前遭围控


陈光诚家乡支持者人权日进京问责前遭围控

陈光诚发表世界人权日重要视频讲话
字体大小 

2012年12月8日星期六


Pelosi Statement on the Sentencing of Chen Kegui in China

Washington, D.C. – Democratic Leader Nancy Pelosi released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regarding the sentencing of Chen Kegui, the nephew of Chinese legal activist Chen Guangcheng, to 39 months in prison for defending himself against armed intruders who had harassed his family:
“The decision by Chinese authorities to sentence Chen Guangcheng’s nephew, Chen Kegui, to prison for simply defending himself and his family is an affront to the rule of law and due process.  
“Chen Kegui was not allowed access to his own legal representation and he was prohibited from contact with his family during the trial, in clear violation on Chinese law.  It is deeply disappointing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not yet fulfilled its promise to Chen Guangcheng to conduct a full investigation into the illegal activities of local officials in the detention and harassment of the Chen family.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must continue to send a clear message that the ability of citizens to seek redress against actions that have violated their legal rights is essential for an accountable and transparent society.  Chen Kegui should be released from prison, immediately and unconditionally.  
中文翻译:
华盛顿 - 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就中国法律活动家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因自卫以及反抗那些闯入家门骚扰家人武装分子,被判刑39个月,发表了以下声明:
“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只是简单自卫,中国当局判决陈克贵入狱的决定是侮辱的法律和司法程序规则。
“陈科贵没有获准聘请他自己的律师,在整个庭审期间,他不能与家人联系,这些明显违反中国法律。非常令人失望,中国政府尚未履行其承诺陈光诚的,对地方官员的非法拘留和骚扰陈氏家族进行全面调查。
“美国和国际社会必须继续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公民有能力找到办法反对那些侵犯了他们合法权益的行为,一个负责任的,透明的社会来说不可或缺。陈克贵应该从立刻、无条件地被获释。
联合国人权公署呼吁:释放陈光诚侄
 
时间:2012/12/7 22:25
新闻引据: 中央社

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侄儿陈克贵。(网路图片)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Office of the High United Nations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今天(7日)呼吁中国大陆当局,应该立即释放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侄儿陈克贵,并且停止对陈光诚与陈克贵家属的报复性行动。

  人权专员公署官员萨佳雅(Margaret Sekaggya)呼吁大陆当局,停止对陈克贵与陈光诚及家属的迫害。

  陈克贵被控故意伤害夜间闯入他的住家,并且突袭搜查住处的警官,11月30日被判刑3年定谳。萨佳雅表示,除了报复陈光诚违抗大陆当局,看不出陈克贵被判刑有任何其他意义。

  萨佳雅强烈谴责并且呼吁大陆当局,不可因为陈光诚与陈克贵两人和平的人权活动,导致他们家人的基本人权被侵害,尤其陈克贵案开庭时没有律师协助,甚至家人也不能出庭作证,她表达关切。

  萨佳雅表示,因为陈克贵并没有被公平审判,要求大陆当局应当立即无条件释放,禁止任何对他家属的报复性行动。她并且安慰陈克贵的亲人说,虽然遭受如刘霞被监控软禁的待遇,但是他们绝不孤单。

  刘霞是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自从刘晓波被宣布获得和平奖之後刘霞就遭到软禁,至今已经超过2年。

2012年12月6日星期四

陈光福: 判决书离实事有多远?


判决书离实事有多远?

     流氓嘴脸的再次暴露:之所以用“再”字,是因为2006年曾暴露过一次。那是对陈光诚的所谓公开审判。就陈克贵案始末,确需还原几点事实真象。
1 ,缘起:2012年4月20日,陈光诚从重兵把守的自己家里冒死突出重围,后展转进入美国大使馆。一个星期后,当局发现围困对象脱逃。这对某些当权者来说,无异于晴天劈砺

2 ,听来的消息:4月26日中午9点半左右,克贵的母亲任宗举在村口听到一个陌生人在打电话:'' 光诚家里只有袁伟静和老太太,光诚不见了。‘’她把这一消息电话告知正回家涂中的我。

3 ,夜半翻墙入室者:尽管如此白天还是相安无事的过去了。夜里12点左右,照顾发高烧的孙子后,刚息灯躺下的我听到院外汽车刹车的声音,敏感的知道将有不速之客到来,迅速起床穿衣。但还是慢了一点,刚穿好裤子的我便被众多翻墙入室者粗暴的用未来的及穿的褂子包上头,双手反剪绑架走了。据说在庭审过程中法庭认可是翻墙进院,大门是从里面拿开的,又说是属于个人行为。事实上是从里面破坏大门门锁。房门是用力推开的也任可。但需要强调的是实事是用脚踹开的。证人王运庆的证言一二分钟便出来了,从正面证实动作之神速。张健在证词中讲:“向陈光福说明来意,是因陈光诚以非正常方式进入美国大使馆需协助调查”。这纯属鬼话,是人都没听到。事实是:  这第一批人是沂南县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的工作人员,队长薛克伟在内。但都没穿制服,没有认何法律手续。手法:土匪绑架,接下来是长时间的酷刑。

4 ,斩魔之剑 :绑架走了我之后,事隔不久(大约20分钟后)又有张健带领众多带着洋搞把的不明身份人员闯入我家无任何法律手续便同时对个个屋开始翻箱倒柜,搜查我家,抢走了家中的现金,手机,通讯录等一宗物品,并对克贵妈进行毒打,且砸坏了电视机,缝纫机,家具,并将多个上锁的抽屉撬坏。克贵被闯进来的土匪用木棍对他进行群殴,从里屋打到外屋,从屋里打到院子里,期间数次被打倒,脸上,脖子上,胳膊上,腿上等多处被打伤。克贵向母亲呼救,克贵的母亲抱住可贵想保护他,克贵说:“妈妈,我都快被人打死了,你还抱着我。”此时,这些毫无人性的暴徒抓住克贵妈妈的头发便开始暴打。在这种再不反抗就会被打死的极其危险之时,克贵顺手拿起菜刀但并未马上还手,此时张建喝令带来的众多打手说:“把他控制住!”打手们便蜂拥而上,克贵万般无奈只好挥刀自卫。但他们的这次打,砸,抢在庭审中被美其名曰‘’找手机‘’。事实:张健带人二次侵入住宅是行非法搜查,打砸抢之实。且不说被砸坏的电视机,缝纫机。且看克贵妈妈的创伤性肩周炎,还有被抵抗断的洋镐把,克贵身上的多处创伤。也不说我平常使用的两个手机和克贵妈妈的手机,克贵的手机被抢,单从被撬坏的书桌和本来上锁的抽屉内的现金,物品,资料都不翼而飞,难道还不是打,砸,抢都占全了吗?  面对不法侵害,血气方刚的少侠为了活命,终于亮出了正义之刀。群魔乱舞中擒贼擒王。正当防卫,上天惩恶。抗暴保家,何罪之有?张建的手机也是此时才掉的,所以张建说这次来是为了找手机是与实事相悖的谎言。另外,我被酷刑时,沂南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马成连曾给我说:“你儿子砍人了。”我问:“在哪里砍的?”马说:“在你们屋里。”我当时就说:“不是在大街上就好。”所有他们的这些罪行,安装在我家院子西南角的高清摄像头都应有记录


5,荒唐的证据:还记得06年陈光诚案判决书的第9条证据是证人刘长生的证言。他证明看到陈光军在案发现场砸车,事实是:这一晚刘长生在300多里外的缁博打工。陈光军也打工在临沂。而砸车事实发生在东师古村。对陈克贵案的证人证言大多是利害关系人,或者说同是侵害者,蛇鼠一窝,例如证人王运庆是双堠镇的副书记----。这些人的证言根本不具备法律效力,不值一驳。而任宗举(克贵的母亲,不识字)的证言,则是在:‘’叫你签你就签,不签就让你死在这里。反正你没有人权了‘’的恐吓之下,违心的按下的手印。就像杨白老的手印也确是他本人的无异。其实,她说:“这都是他们编的,我从未说过这样的話。”克贵离家后,由身着制服的公安,党政官员,雇来的流氓所组成的混合编队第三次闯入我家将正在给孙子喂药的陈克贵的妈妈抓着头发从床上脱下来进行报复性殴打。此时,克贵妈妈不断喊:“救命啊,救命啊,打死人了。”疯狂的暴徒们边打边说:“我叫你喊救命,我叫你喊救命-----”这喊声邻居们都听到了。所谓克贵的自述不难看出是一点点诱问拼凑的。若克贵所说属实,张建不应该只是被砍20余刀,显然克贵的供述既不符合实事,也不是本人的意愿。这漏洞百出的供述,法院采纳且克贵若真的当庭认可,背后隐藏的东西就多了。就拿陈克贵说“当时张建和他带领的人都空着手。”这样的自述来说就不符合实事。用来打陈可贵的洋搞把都被打折了,陈克贵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供述呢?

6 ,公开开庭:庭审中,有媒体打电话问沂南法院陈克贵案开庭情况,发言人讲是公开开庭,欢迎旁听,采访。事实:作为陈克贵父亲的我,母亲的任宗举是在中午10点半后听指定律师透露了下午两点开庭的消息。便立即赶往沂南县法院,1:30到达法院准备旁听。但宋奎远律师告诉我:“卷里你是证人”。我说:“我是克贵的父亲,我是要旁听的。”宋说:“你进不去”。我说:“我要求下看”。但刚走到县法院大门口,便被众多便衣警察围住,我理解的拿出身份证说: “我是克贵的父亲,我是来要求旁听克贵案开庭的。”有两个官员模样的人说:“你上这边等着”。等了半个多小时,除了10多个看守我的便衣没有见到法院的人。因担心克贵妈着急,便听从安排来到法院外马路对面和克贵妈会和,发现她周围也有10多个便衣。之后便被控制在国保的车里,只要我们一下车,便衣们便会说:“下来干什么,快上车,快上车----”。就这样在众多便衣的围困之中等了三个多小时,始终没见法院的人出面。法院对面有肩负使命的上百名便衣警察,就在克贵案子庭审结束后我听到警笛声,想抓紧透过车窗玻璃看一看警车上的儿子,但瞬间我们乘坐的国宝车被便衣围的严严实实。就这样庭审结束了,我们也未能走进法院一步,何来公开,焉有公正?

   据悉,不仅沂南通往法院的路口全都设卡,对行人和车辆进行检查,就连沂南县城方圆几十公里之外的通往沂南县的路口也设了路卡。对外地车辆进行检查。当地的相关人士都受到官方“关照”。就连北京的胡佳也从29号晚起被限制出门,直到庭审结束。

7 结论:1 民窟再穷,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2 有言:蛇蝎缠身应还招,我佛慈悲亦惩恶。3我国法律规定:公民住宅受法律保护。。。。。。对陈克贵的审判即是对公平,正义的审判。对陈克贵的判决即是对法律的践踏,对人权的揉蔺。它本身彰显了中国法制的倒退。好在厉史是人民创造的,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水能载舟亦覆舟。这样浅显的道理,难道只有普通百姓知道吗?

注解:判决书中的所说联防队员就是党委雇佣的地痞流氓。

对陈克贵因故意伤害获刑27个月 山东省沂南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